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浙江富阳扑火英雄陶贞红这17年

浙江富阳扑火英雄陶贞红这17年

时间:2019-09-23 23:56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核心提示:4月1日,陶贞红在手机上看到了凉山30位扑火英雄不幸牺牲的新闻,当时眼眶就湿润了,一个人静默了半晌。“心痛。”他沉重地吐出这两字,往事也随着这条新闻,慢慢涌上这位扑火英雄的心头。

2007年,陶贞红经历了5年康复治疗,终于回到了富阳消防大队

幸福的一家四口

4月1日,陶贞红在手机上看到了凉山30位扑火英雄不幸牺牲的新闻,当时眼眶就湿润了,一个人静默了半晌。“心痛。”他沉重地吐出这两字,往事也随着这条新闻,慢慢涌上这位扑火英雄的心头。

2002年早已走远,记忆中关于这一年的事情或许也变得模糊,但梅明、徐鑫林、陶贞红、黄凯辉、沈佳骏、陈云、代关新这7个人的名字却深深印在富阳人民的脑海中。他们是那一年“8·26”火灾中的扑火英雄——2002年8月26日,春江一化工乳胶厂发生火灾,在扑救过程中一反应釜突然爆燃,造成7位消防战士不同程度烧伤。时至今日,那场大火留下的伤仍在影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。

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,这是由消防员的职业性质决定的。面对某些质疑,陶贞红反问:“不进入火场,怎么灭火?”他还打了一个比方:“作为消防员,我们都知道有危险,但火场如战场,冲锋号响起了,只有向前冲,哪怕是战死,这是我们的使命。”

2009年,陶贞红将户籍从重庆迁入富阳,成了新富阳人。如今,除了他,其他几位“8·26”扑火英雄均离开富阳回到了原籍。那么,生活在富阳的扑火英雄陶贞红,这些年来是否一切安好?

爆炸后两次疼晕过去,以为熬不过去了

时不时从前往后捋头发,现在变成陶贞红的一个习惯性动作。他想要用前面的长发盖住后脑勺一块长方形的疤,因为那里长不出一根头发。“原本这个年纪还能理个板寸头。”39岁的陶贞红自我调侃道。

2002年8月26日的那场火灾对陶贞红的影响可不仅仅是发型,夏天烧伤的皮肤因缺少毛孔排不出汗,经常令他身上奇痒无比,而到了冬天,皮肤又会极其干燥。走路时,右腿灵活度差些,总是比左腿要慢半拍。若是站久了,腿一时半会儿不能弯曲。要是坐久了,又无法伸直,还常会有疼痛感。

恢复到这样的身体状态,陶贞红其实已经挺满意了。因为当时他全身近50%烧伤,右上肢与右下肢烧伤特别严重,右腿差点截肢。“那个时候想着以后能生活自理就好了。”陶贞红怕恢复不好,会连累另一半,便狠心地与自己倾慕的对象断了联系。“人不能太自私,我那时的样子也没办法给人家一个保障。”

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,当时的许多细节他记不清了,但那种切肤之痛永远忘不了。“出事后不久,有一次我看到红绿灯,红灯亮起时,我脑中就出现了那场火,一下子浑身就痛了起来。”陶贞红说,他这个人比较乐观,懂得凡事要向前看,除了那次外,很少会再想起或梦到这个场景。

出事的一刹那想到了什么?

“我心里想着,我再也看不到父亲了,以为这次熬不过去了。”那年,陶贞红22岁。侧身倒在滚烫的操作台上,他曾两次疼晕过去。但他听到有个声音一直在说:“旁边有扇门,快起来逃出去。”可陶贞红内心的声音无法支配他的四肢,他根本无法动弹。

最后,战友是拎着他的左手、左腿把他弄出去的。陶贞红说:“右边皮肤都烧坏了,没办法碰了。”

手指一弯,新植的皮拉破了,血不停地流

陶贞红的爸爸见到他的第一眼时,失声痛哭。当时陶贞红躺在上海瑞金医院病床上,全身都用白色纱布包裹着,手脚呈“大”字形绑在床上。陶贞红忍着疼痛,安慰父亲说:“老爸,别哭,没事的,会好起来的。”

由于全身近乎一半的皮肤被烧伤,他需要进行多次植皮手术,替换坏死的皮肤。其间,医生怕他乱动影响新植入皮肤的生长,整整把他绑了2个月。当时,他已经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,累了就眯一会儿,睡个整觉算是奢望了。他最怕的是换药,每两天换一次药。他说,每次换药就像被剥掉皮肤一样,“每一次掀起纱布,都会使我的身体变得血肉模糊”。

2个月后,陶贞红转到浙江省消防总队医院进行康复治疗。日复一日简单、枯燥的康复训练,陶贞红坚持了5年,四肢功能基本得以恢复,比原先预想的情况要好很多。5年,对别人来说就是个时间概念,但对陶贞红却是充满血和疼的过程。

他记得,一开始做康复训练,手指稍稍一弯,新植的皮就拉破了,血不停地流。下肢做下蹲动作也是如此,哪怕是做幅度再小的下蹲,皮肤也容易绽开。陶贞红说,皮拉破了,肯定痛,但没办法,还得坚持。“就是一点一点进步,现在手脚功能才能恢复,就是样子难看了些。”

随后,陶贞红又伸出10个被烧伤的手指,指着指缝说:“你看,我的手背这一侧都是植过皮的,好的皮肤一块块取下来,按照大小拼接上去。”8个指缝间都有隆起的一条线,这就是两块皮肤的拼接处。“植皮后,为了不让指缝的皮肤往上生长,我就把纸团夹在指缝里,晚上睡觉也夹着,半年多后才拿下。”陶贞红说,如果不这么做,他的手指就会像鸭蹼一般。

每晚骑半小时车去夜校,两年半获大专文凭

正值青春,遭遇此难,美好的爱情变得遥不可及,前途也变得黯淡无光。但陶贞红从未绝望,即使在最差的境况中,他心中仍有个信念:一切都会好起来。他始终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。

在浙江省消防总队医院待了2年多后,他的身体状况有了好转,便萌发了要找点事做的想法。“我们农村人闲不住,闲着心里就觉得不踏实。”陶贞红就找人打听成人高考的事,想趁着空闲学点知识。

经人介绍,他报了浙江工业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大专课程。那段时间,他白天在医院做康复训练,傍晚去浙二医院附近的培训点上课。如果天气晴朗,无论冬天还是夏天,他都会骑半个小时的自行车去上课。他说,骑自行车能锻炼右腿的活动能力,这样就能上课与康复训练两不误了。赶上下雨天,他就需要换乘两次公交到达上课地点,六点半的上课时间他记得最牢。

“读高中时,我体育非常好,就是念不进去书。”这时,坐在病床上的陶贞红看书却异常认真,吃完饭就坐着静静看书,遇到不懂的地方,马上拿起手机给高中同学打电话请教。

2007年下半年,他从医院康复出院,回到富阳消防大队,并顺利拿到了大专文凭。

坐过窗口、管过档案、当过文书,从没闲过

受伤前,陶贞红是富阳消防大队的业务标兵,11秒多的百米冲刺,10秒多的挂钩梯攀爬,这些成绩都是其他消防队员追赶的目标。对于自己的业务技能,陶贞红很自信,“要是我没受伤,可能现在很多新人还不一定跑得过我”。

回到富阳消防大队,原本他想要带新人训练体能,但领导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,将他调整到文职岗位。一开始是行政服务中心消防窗口的工作人员,收一收群众送来的资料,后来又去管过几年的档案,再到收发文件的文书。“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上一线救灾灭火,但我还是希望发挥自己的作用,做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尽管心里会有落差,但陶贞红还是很珍惜当下,特别是2008年他与同乡周红梅结了婚,落户富阳,后来又生了一儿一女。他说他小时候家境不好,老妈在他高三时去世,老爸一人带着与他相差10岁的妹妹。“要照顾妹妹,老爸就不能出远门,只能在家附近打零工,我就常给妹妹寄生活费。”其实,陶贞红的补贴也不多,一开始是每个月65元,他写信回去时就在信封里塞几十元给妹妹。

生活的不易教会了他紧紧抓住现有的,再稳扎稳打争取更好的。现在,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岗位,负责单位的行风建设、垃圾分类等工作,还考了驾照。“艺多不压身。”他笑着说。

身上的伤疤不刻意遮掩,这是一种至高荣誉

夏天穿长衣长裤吗?陶贞红说,不,他就穿短袖、短裤,那些伤疤不刻意去遮掩,“我觉得这是一种至高荣誉”。

虽然有时别人会投来异样的目光,或是引来别人好奇的追问,但是陶贞红说对方知道原因后都会很尊重他,他并不会因此受到困扰。

大概是2008年夏天的一天,他想从富阳消防大队去514车站,但等了好久也不见公交车来,就打算自己走过去。走了没多远,一名骑着电瓶车的男子停下来问:“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陶贞红说是救火时受的伤。男子赶紧让他上车:“你是英雄啊,你上来,我送你一段。”

还有一次,陶贞红颈椎不舒服,到中医馆内做推拿。看到他身上的伤,推拿师忍不住问:“小伙子你身上这伤有点严重,怎么弄的?”一听说原因后,对方立刻说:“这次推拿你不用付钱了,算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消防

来源:中国应急管理报

声明: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。

相关文章推荐: